蛲虫病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把生姜放在身边,奇效出现了 [复制链接]

1#

导读:吃过生姜后,人会有身体发热的感觉,这是因为它能使血管扩张,血液循环加快,促使身上的毛孔张开,这样不但能把多余的热带走,同时还把体内的病菌、寒气一同带出。

生姜奇效多多01生姜害的我们不长口腔溃疡了

用热姜水代茶漱口,每天二至三次。一般六至九次溃疡面可以收敛。

0生姜害的我们牙周炎消肿了

先用热姜水代茶漱口,早晚各一次,如果喉咙痛痒,可用热姜水加入少许盐代茶饮用每天二到三次。

03生姜害的我们偏头疼没了

当偏头疼发作时,可用热姜水浸泡双手约十五分钟左右,痛感就会减轻或消失。

04生姜害的我们醉酒后居然又清醒了

用热姜水加适量的蜜糖可缓解或消除酒醉不适感。

05生姜居然让头皮屑消失了

先用生姜擦洗头发,然后用热姜水清洗头发,可有效防治头屑;如长期使用对秃头有一定的疗效。

06生姜害的我们腰肩疼痛居然消失了

先在热姜水加入适量的盐和醋,然后用毛巾浸水拧干,敷于患处,反复数次,可大大缓解疼痛。

07生姜害的孩子们蛲虫病没了

每天睡前用热姜水清洗肛门周围,后再饮用热姜水一至两杯。持续十天左右可治愈。

08生姜害的老公的脚臭没了

将脚浸泡于热姜水中,浸泡时加点盐和醋。浸泡十五分钟左右抹干,加点爽身粉,臭味便可消失。

09生姜害的老人的高血压平稳了

血压升高时,可用热姜水浸泡脚十五分钟左右。可反射性引起血管扩张,使血压随之下降。

10生姜害的感冒头疼好了

将双脚浸泡于热姜水中,以水能浸到踝骨为宜。可加点盐,醋,浸至脚面发红为止。此法对风寒感冒,头疼,咳嗽治疗效果显著。

11生姜害的荨麻疹居然痊愈了

生姜桂枝粥:生姜10片,桂枝3克(研末),粳米50克,红糖30克,煮稀粥食,每日1-次。

1生姜害的咽喉不在肿痛了

在热姜水中加入少许的食盐,当茶饮用。

13生姜害的我们关节不在痛了

每天早上起床后吃几片生姜或者煮姜枣水喝,一日3次坚持吃能明显缓解关节的疼痛。

14生姜害的她经期居然不痛了

在生姜、红糖水里再加入~3粒山楂,一日~3次即好。

15生姜害的今年冬天手脚不在长冻疮了

可用生姜煮水泡手、泡脚。

16生姜害的我们不再长痱子了

用生姜切片外擦,痱子很快就退,大人孩子都可用。

17生姜害的不再掉头发了

经常用温姜水洗头,效果不错可试试。

18生姜害的我们狐臭消失了

每天用生姜片多擦几次,能明显减少狐臭味。

偏方虽然有神奇的功效,但必须注意因人而异、因时而异,要及时与医生沟通,不要贻误病情!如果您有亲自验证的妙方,欢迎在下方留言,给更多的人带来健康,带来快乐。

????

江城,市中心,紫薇小区某单身公寓内。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,透过玻璃照进卧室时,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,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。“这是哪?”他四处打量了下。这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单身公寓,房子装修的倒也算精致,床头摆了一个大大的棕熊玩偶。自己怎么会在这里?萧阳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,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。昨天傍晚时分,他骑着电动车替店里去送外卖,在路上被一辆忽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,随后便失去了意识。萧阳撑起身体,跳下床,但伸出去的手,却碰到了一个软软薄薄的东西。嗯?这是什么?他很奇怪的拿起那软软薄薄的黑色透明物件,仔细瞄了一眼,差点鼻血狂喷而出。这,这竟然是一条女士的贴身衣物。轻盈剔透,薄如蝉翼,带着丝丝女人香,沁人心脾。江城,市中心,紫薇小区某单身公寓内。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,透过玻璃照进卧室时,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,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。“这是哪?”他四处打量了下。这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单身公寓,房子装修的倒也算精致,床头摆了一个大大的棕熊玩偶。自己怎么会在这里?萧阳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,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。昨天傍晚时分,他骑着电动车替店里去送外卖,在路上被一辆忽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,随后便失去了意识。萧阳撑起身体,跳下床,但伸出去的手,却碰到了一个软软薄薄的东西。嗯?这是什么?他很奇怪的拿起那软软薄薄的黑色透明物件,仔细瞄了一眼,差点鼻血狂喷而出。这,这竟然是一条女士的贴身衣物。轻盈剔透,薄如蝉翼,带着丝丝女人香,沁人心脾。江城,市中心,紫薇小区某单身公寓内。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,透过玻璃照进卧室时,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,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。“这是哪?”他四处打量了下。这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单身公寓,房子装修的倒也算精致,床头摆了一个大大的棕熊玩偶。自己怎么会在这里?萧阳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,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。昨天傍晚时分,他骑着电动车替店里去送外卖,在路上被一辆忽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,随后便失去了意识。萧阳撑起身体,跳下床,但伸出去的手,却碰到了一个软软薄薄的东西。嗯?这是什么?他很奇怪的拿起那软软薄薄的黑色透明物件,仔细瞄了一眼,差点鼻血狂喷而出。这,这竟然是一条女士的贴身衣物。轻盈剔透,薄如蝉翼,带着丝丝女人香,沁人心脾。江城,市中心,紫薇小区某单身公寓内。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,透过玻璃照进卧室时,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,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。“这是哪?”他四处打量了下。这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单身公寓,房子装修的倒也算精致,床头摆了一个大大的棕熊玩偶。自己怎么会在这里?萧阳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,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。昨天傍晚时分,他骑着电动车替店里去送外卖,在路上被一辆忽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,随后便失去了意识。萧阳撑起身体,跳下床,但伸出去的手,却碰到了一个软软薄薄的东西。嗯?这是什么?他很奇怪的拿起那软软薄薄的黑色透明物件,仔细瞄了一眼,差点鼻血狂喷而出。这,这竟然是一条女士的贴身衣物。轻盈剔透,薄如蝉翼,带着丝丝女人香,沁人心

????

江城,市中心,紫薇小区某单身公寓内。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,透过玻璃照进卧室时,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,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。“这是哪?”他四处打量了下。这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单身公寓,房子装修的倒也算精致,床头摆了一个大大的棕熊玩偶。自己怎么会在这里?萧阳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,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。昨天傍晚时分,他骑着电动车替店里去送外卖,在路上被一辆忽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,随后便失去了意识。萧阳撑起身体,跳下床,但伸出去的手,却碰到了一个软软薄薄的东西。嗯?这是什么?他很奇怪的拿起那软软薄薄的黑色透明物件,仔细瞄了一眼,差点鼻血狂喷而出。这,这竟然是一条女士的贴身衣物。轻盈剔透,薄如蝉翼,带着丝丝女人香,沁人心脾。江城,市中心,紫薇小区某单身公寓内。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,透过玻璃照进卧室时,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,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。“这是哪?”他四处打量了下。这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单身公寓,房子装修的倒也算精致,床头摆了一个大大的棕熊玩偶。自己怎么会在这里?萧阳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,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。昨天傍晚时分,他骑着电动车替店里去送外卖,在路上被一辆忽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,随后便失去了意识。萧阳撑起身体,跳下床,但伸出去的手,却碰到了一个软软薄薄的东西。嗯?这是什么?他很奇怪的拿起那软软薄薄的黑色透明物件,仔细瞄了一眼,差点鼻血狂喷而出。这,这竟然是一条女士的贴身衣物。轻盈剔透,薄如蝉翼,带着丝丝女人香,沁人心脾。江城,市中心,紫薇小区某单身公寓内。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,透过玻璃照进卧室时,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,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。“这是哪?”他四处打量了下。这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单身公寓,房子装修的倒也算精致,床头摆了一个大大的棕熊玩偶。自己怎么会在这里?萧阳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,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。昨天傍晚时分,他骑着电动车替店里去送外卖,在路上被一辆忽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,随后便失去了意识。萧阳撑起身体,跳下床,但伸出去的手,却碰到了一个软软薄薄的东西。嗯?这是什么?他很奇怪的拿起那软软薄薄的黑色透明物件,仔细瞄了一眼,差点鼻血狂喷而出。这,这竟然是一条女士的贴身衣物。轻盈剔透,薄如蝉翼,带着丝丝女人香,沁人心脾。江城,市中心,紫薇小区某单身公寓内。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,透过玻璃照进卧室时,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,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。“这是哪?”他四处打量了下。这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单身公寓,房子装修的倒也算精致,床头摆了一个大大的棕熊玩偶。自己怎么会在这里?萧阳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,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。昨天傍晚时分,他骑着电动车替店里去送外卖,在路上被一辆忽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,随后便失去了意识。萧阳撑起身体,跳下床,但伸出去的手,却碰到了一个软软薄薄的东西。嗯?这是什么?他很奇怪的拿起那软软薄薄的黑色透明物件,仔细瞄了一眼,差点鼻血狂喷而出。这,这竟然是一条女士的贴身衣物。轻盈剔透,薄如蝉翼,带着丝丝女人香,沁人心

????

江城,市中心,紫薇小区某单身公寓内。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,透过玻璃照进卧室时,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,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。“这是哪?”他四处打量了下。这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单身公寓,房子装修的倒也算精致,床头摆了一个大大的棕熊玩偶。自己怎么会在这里?萧阳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,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。昨天傍晚时分,他骑着电动车替店里去送外卖,在路上被一辆忽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,随后便失去了意识。萧阳撑起身体,跳下床,但伸出去的手,却碰到了一个软软薄薄的东西。嗯?这是什么?他很奇怪的拿起那软软薄薄的黑色透明物件,仔细瞄了一眼,差点鼻血狂喷而出。这,这竟然是一条女士的贴身衣物。轻盈剔透,薄如蝉翼,带着丝丝女人香,沁人心脾。江城,市中心,紫薇小区某单身公寓内。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,透过玻璃照进卧室时,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,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。“这是哪?”他四处打量了下。这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单身公寓,房子装修的倒也算精致,床头摆了一个大大的棕熊玩偶。自己怎么会在这里?萧阳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,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。昨天傍晚时分,他骑着电动车替店里去送外卖,在路上被一辆忽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,随后便失去了意识。萧阳撑起身体,跳下床,但伸出去的手,却碰到了一个软软薄薄的东西。嗯?这是什么?他很奇怪的拿起那软软薄薄的黑色透明物件,仔细瞄了一眼,差点鼻血狂喷而出。这,这竟然是一条女士的贴身衣物。轻盈剔透,薄如蝉翼,带着丝丝女人香,沁人心脾。江城,市中心,紫薇小区某单身公寓内。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,透过玻璃照进卧室时,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,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。“这是哪?”他四处打量了下。这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单身公寓,房子装修的倒也算精致,床头摆了一个大大的棕熊玩偶。自己怎么会在这里?萧阳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,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。昨天傍晚时分,他骑着电动车替店里去送外卖,在路上被一辆忽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,随后便失去了意识。萧阳撑起身体,跳下床,但伸出去的手,却碰到了一个软软薄薄的东西。嗯?这是什么?他很奇怪的拿起那软软薄薄的黑色透明物件,仔细瞄了一眼,差点鼻血狂喷而出。这,这竟然是一条女士的贴身衣物。轻盈剔透,薄如蝉翼,带着丝丝女人香,沁人心脾。江城,市中心,紫薇小区某单身公寓内。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,透过玻璃照进卧室时,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,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。“这是哪?”他四处打量了下。这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单身公寓,房子装修的倒也算精致,床头摆了一个大大的棕熊玩偶。自己怎么会在这里?萧阳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,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。昨天傍晚时分,他骑着电动车替店里去送外卖,在路上被一辆忽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,随后便失去了意识。萧阳撑起身体,跳下床,但伸出去的手,却碰到了一个软软薄薄的东西。嗯?这是什么?他很奇怪的拿起那软软薄薄的黑色透明物件,仔细瞄了一眼,差点鼻血狂喷而出。这,这竟然是一条女士的贴身衣物。轻盈剔透,薄如蝉翼,带着丝丝女人香,沁人心

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#个上一篇下一篇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